仓库

查看个人介绍

【源藏】小酌

*LindaAleon太太的料理店AU衍生而出

*吃吃喝喝谈恋爱的流水账

*角色性格有偏差

*路人视角有

 

00

  踱步深至巷尾一隅名为花村的居酒屋门前,花了不少劲循着导航绕绕弯弯才找到满满东瀛气息的店铺,为了吃到这家小众却在推特赫赫有名的料理店,我在加班后的深夜决定孤零零一人光顾于此。看似不大的匾额刻有三条龙围绕着店名——花むら,连同门外的纸灯笼和绳暖帘也统一绣有极似家徽的双龙纹。

 我心里直乐呵着这老板真有意思便探手撩起蓝底白纹门帘,推开拉门走进这家被赞口不绝的居酒屋,虽说花村的店面不大但气氛却是我去过最好的一家。室内装潢是中规中矩的和风,墙壁四周贴有每晚特价料理推荐、怀旧的电子游戏海报与悬挂着的能面,角落居然还有一柜格格不入的漫画杂志和外形怪异的吉祥物。

 在来之前我从同事口中得到花村是由两兄弟创办,全店运作管理仅有两人来维持,此外同事还执意认为老板岛田半藏和胞弟岛田源氏跟对岸的一家极道兄弟同名同姓,当时我还笑他诙谐逗趣本公司第一谐星。晚饭高峰期过后店内只有四位客人,他们正与老板隔着原木吧台喝酒聊天,老板身边还有一位发色绿油油的男性,他斜倚着吧台双手开心地比划着什么,在昏黄暖光下不难发现对方的机械化躯体,想必他就是岛田源氏了。

“欢迎光临。”岛田兄弟异口同声道。

 岛田兄弟大抵都眼神不错,门也没启开一半两位就微微颔首示意我随便坐,另外四位顾客中的三人一边斟酌,一边同样朝我点点头。突然间,其中套着针线帽的黑人男性被邻座的金发女士和白发男性反手后背就是一掌,而那位黑人男性只嘟囔骂了什么后大口闷了半杯朝日啤酒,看来三位关系真的很要好啊我暗暗地想道。那位贴着角落坐戴着牛仔帽的男性则嚷着要老板请店里最贵的纯米大吟酿,这样的促狭玩笑使得岛田源氏“咚”的一声,态度恶劣的给对方上了一瓶水果味波子汽水。

“请、慢、慢、享、用,麦克雷。”

  我打赌那位麦克雷先生在那短促的几秒内脸色扭曲,随后他对着水果味碳酸饮料更是哭笑不得甚至学着如何开启。这回轮到岛田源氏后脑勺挨了掌,他直捂着自己的脑袋大声提出异议:“哥你干嘛揍我?!”。

 岛田半藏头也不抬,忙着往鸡肉串面上刷味噌,游刃有余地将其放在炉火上翻动炙烤,动物脂肪与肉质发出噼啪轻微爆开声音。灶炉还煮着一锅汤底,里边零散的漂有萝卜、鸡蛋、魔芋、竹轮鱼糕和厚切豆腐,他掐着点调至小火,小心翼翼地捞起煮物,岛田源氏默契地接过几碗关东煮递给吧台的所有人。

  匆忙间岛田半藏还能絮叨着弟弟:“工作的时候不许怠慢,不然扣零花钱。”

 岛田源氏摸了摸鼻子无奈地笑笑,把注意力转向正在菜单之间游移不定的我,对方以客套礼节且沉稳的姿态低声询问,声调不似想象中的平板无顿挫,甚而还有点自然,我在心里默默地赞美着科技。

“煮物这么多就够了。酒的话麻烦请给我Hoppy,真难得花村有的卖。”

 仿佛是得到赞赏一般,岛田源氏从容不迫,却带点掩不住的得意模样眨眨眼向我解释道:“客人您眼光真好,我的兄长调过的Hoppy的味道可是这条街最好的。您放心,另外兑过后的酒精度并不大。”

 这般的夸奖惹得岛田半藏有点困窘,他只好故意咳了好几声,提醒着弟弟把岛田家该有的内敛都丢得一干二净。即便岛田半藏摆出了兄长的架子,但他表现出兄弟之间才有的纵容,想必这点岛田源氏也了然于心。配着碳烤出炉放置在瓷碟上的一夜干与冰块仍未融化的Hoppy一并下肚,我满足地续了好几杯。不时还能听到与岛田兄弟熟稔的那四位顾客攀谈的内容断断续续,并带有模糊的笑声,能够看得出他们对目前生活的惬怀。

01

“多谢款待——”

 心满意足地双手合十,上班族尽兴地朝岛田兄弟笑笑,临走前嘀咕着“要赶回家看女儿可爱的睡颜”而胡乱一通塞了不少小费给岛田源氏就匆匆忙离开花村,合上门也不忘向齐格勒一众点头致意。

 安杰拉·齐格勒啜着梅酒,清爽果味与余味甘甜的黑糖十分讨她喜欢,或许带几瓶回去给小姑娘们尝尝是个不坏的选择;晃着湿漉漉不剩下多少冰块的酒杯,齐格勒从男士们手中夺取了最后一串鸡肉,这举动惹得莱耶斯不快的哼声和麦克雷浮夸的抗议,当然前者被莫里森瞪了一眼。

 看着四人互动,源氏大咧咧地从锅里夹了块炸鸡递到半藏嘴边,还不忘讨好似的咧咧嘴笑,轻佻地发出“啊——”的诱哄,全然不像已经三十五岁的男性该有的举动,这般亲昵让半藏先是瞥了眼吧台对面,再而背对众人从源氏手上的筷子叼走鸡块。趁着吧台对面无人看向他们,源氏低头蹭向半藏的鼻尖,额头抵着额头,对方护额还有点硌人,他眼里全是笑意:“半藏你的厨艺果然是最好的,每天早上都给我做味噌汤吧。” 

“这不足够成为不给我打下手的理由。”

 半藏哼声推开源氏的脸,过于贴近的脸险些使他老脸一红,于是乎半藏急忙找个借口与源氏拉开距离,便转头找莫里森搭话:“对了,上回D.VA说很喜欢可乐饼,等会回去要带点走吗?”

“麻烦你了......你们两个再抢食物我就把你俩的脸盖豆腐上!!”

“别吵了不然发际线又得往后不少了。”

“闭嘴,源氏。”

“欸......?!”

 齐格勒一行人离席,岛田兄弟送他们到花村门外,途中还试图邀请下次的晚餐。岛田源氏跟齐格勒聊着身体机能的问题,对于一些琐碎和不便于明说的隐私,齐格勒不置可否颇有你放手去做的意思,紧接着她慢条斯理拍拍源氏肩膀,提着一袋梅酒朝男士们走去。

 花村打烊后两人把门外纸灯笼和绳暖帘收好,正给店门上锁的半藏被源氏撒娇一般从背后抱住,嘴里还说着“今晚要跟哥哥一起睡觉洗澡吃饭”这种没营养的内容。岛田半藏即便不耐也拿源氏没什么办法,明明能单手把源氏抡在地上,顺便连人带零件打出机油分分钟的事。他径直屈指往源氏脑门敲,随后却安抚性的用嘴唇碰了碰源氏嘴角,头也不回扔下杵在原地的源氏。

岛田半藏软硬兼施一气呵成,不失当年在岛田家当少主的风采。

 夜深已静,回到住所的源氏散漫地擦拭刀具,哪怕不再需要神龙的庇护,岛田兄弟依旧会取出武器悉心保养。换回常服的半藏解下发带,散着长发进了浴室。把自己没入热水里的半藏有点迷糊,热气氤氲使他睡意绵绵,发鬓软软贴服耳旁极似兽类的柔软耳尖,他随意把湿嗒嗒的发梢拨到肩膀一边。半藏出神的间隙,偷偷摸进来的岛田源氏单手撑在浴缸边,颇有硬要一起泡澡的架势,源氏含糊地表示自己也要进去,不管不顾一脚踏进浴缸里与半藏挤在一块。

“要是进水了别喊着让我给你检查下半身零件。”半藏恨恨地用腿蹬了几脚源氏的胸甲,怎料被烫个正着还给对方握住脚踝。岛田源氏用指腹摩挲被烫到的位置,他带点虚心神情辩解上次是意外,而有点不适应仿生机械触感的半藏几欲把腿抽回,源氏发现他细微的想法便只好乖乖松开。收回停留在半藏身上的视线,为了克制自己不伸手摸一把他胸前的龙纹,源氏只好单手撑着腮边逗着对方:“哥,我最近这么乖,不如今晚一起睡吧。”

 岛田半藏迟疑地沉默了片刻,说声好便从温水里出来,给源氏递了条浴巾,让他快起来别把自己泡短路了。尔后在源氏愣怔间半藏披着浴衣离开,没来得及消化内容的源氏呆滞泡在水里,他默默地盯着在水面漂的塑料小黄鸭,轻叹着兄长在这方面一点也没有变,仍旧放任自己的恣意妄为。

 窗外远处响起若有若无的犬吠,夜色与沉寂笼罩下半藏睡意逐渐浓厚,他疲倦地呼出一口气,从几个小时前的工作状态慢慢地缓和下来。纸门被岛田源氏拉开,灯光在黑暗里撕开一条缝隙,半藏给源氏留了位置,对方抱着枕头一股脑钻到被窝里。

 除了自己微不可闻的呼吸声,半藏还听到隐微机体的运转——岛田源氏的“呼吸声”,夜幕遮蔽了一切情绪,就连源氏的五官也越发模糊起来。半藏胡思乱想之际他被一条机械手臂圈住,源氏顺着半藏后背不紧不慢地轻抚。

岛田源氏低喃道:“晚安,半藏。”

“......嗯。”

岛田半藏轻轻瞌上眼。

 

Bonus:

半藏扑空了好几回才摸到手机,他花了几秒来滑动屏幕上的电话,尽管脸上是从深眠中醒来的茫然,对面带有几分不羁的声音传来:“半藏我就想问问昨晚你弟给我的那瓶碳酸饮料叫什......”麦克雷的电话被半藏面不改色挂断。

“哥......是谁?”源氏下意识往半藏怀里拱,即使他并不需要从睡眠得到休息。

“打错的。”

 

 

*以上有关于居酒屋的皆来自于知乎的 喜北肉豆蔻 的居酒屋入门小百科: )


评论(9)
热度(54)
 
©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