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

查看个人介绍

【宜昌鬼事】已有之事后必再有,已行之事后必再行[严张]

已有之事后必再有,已行之事后必再行

庄崇光×张光壁

 

  你跑了那么远的路,只是为了摆脱怀旧的重负,你远征归来,船里满载的是悔恨。

                                                                                       ——卡尔维诺


“崇光!崇、庄崇光——”张光壁有点不明就里,他屈指轻敲桌面,似乎企图把心思不知转哪的小孩儿拉回来,同时眼珠子扫了眼棋盘,暗忖起兴许对方还小输不起。面色近乎绷紧的一根弦,片刻庄崇光才不疾不徐地笑笑,前一秒间还眉头蹙皱、眼珠像极了死灰间点点星火,待他望回张光壁探询的脸,眼睛已缓缓亮起一点碎光和暗藏的流光。

 “怎么了吗?张真人?”

  张光壁看了眼还带着不成熟的圆滑角度的脸颊与下颚的心腹,显见这位刚招进来没他心口高的小孩儿正长身子,然而身高却现已与自己“平起平坐”,恐怕往后的日子更是要甩自己一大截。想到这里一贯道的教首发出年长者才有的叹息,举手投足之间神色更胜五代同堂的老爷子,嘴里更是断断续续吐出“越长越像闷葫芦”的字句。

对方应了声,却答非所问,“只是有点想哭。”

“倘若张真人要哭的话,在我面前哭恐怕不妥吧?”

  庄崇光顺了顺衣摆,语气轻描淡写却又有逾越成份的戏谑,脸上更是露出一点点模棱两可的笑意,但他的视线却从未挪开过一寸。

“嘿,哭一哭算什么,崇光你可是——我的心腹。”

  张光壁似笑非笑,声线毫无高低起伏且平缓,不留痕迹的带动话题:“一贯道近况倒也无往不利,在众道的地位逐步鲸吞蚕食也不为过,教徒数目之多也是板上钉钉之事,唯独......”见对方神情有些恍惚,小幅度低着头沉吟,垂下手不再上下抛动棋子,庄崇光便只好接上话茬,“唯独诡道这个变数是吧。”

“诡道自道衍后式微,往后数也没整出个能摆出来看的宗师,如今却出了个古赤霄。”

庄崇光不紧不慢补上评价:“即便底气够硬也没人能一口吞。”

“呵崇光你还想着一口吞?”

“张真人你也说了,那是个想,而不是机关算尽地去做。”

  见对方以少见的骄傲姿态示人,张光壁无奈地笑了一笑,轻轻晃着头起身离座,路过庄崇光时趁对方咀嚼方才二人对话的空隙,顺手撸了一把少年不安分的额发,头也不回地离席而去,独留尚未完成的一盘棋与一人。

  庄崇光懒懒地倚在椅背,沉默地望向红漆房梁,视线停滞在木质肌理上,嘴角抿出僵硬的线条,少年右手半握成拳,再而小心翼翼松开五指,点漆的眼珠闪过不知从何而来的一抹狂热,他深吸一口吐出浊气,语气带点轻忽,自说自话道:“............是心腹啊。”

鲜衣怒马少年时,正值年少盛期的严重光想的是扳倒一贯道还是想要张光壁这个人?

就连他本人也不得而知。


Bonus:

张光壁出阴后细细打量着眼前事物,最终还是低低地念了出来:“一个都没来。”

看着张光壁的神情,庄崇光压下了心里的一起一伏。


FT

交作业ry

老严是一颗演艺界冉冉升起的新人影帝,张真人下次得换个真傻而不是假傻的心腹,真的,这个得信我(。


评论
热度(6)
 
©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