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

查看个人介绍

【宜昌鬼事/异事录】Sugar[王疯]

食用前注意OOC

王抱阳 × 徐云风


《弱点》

 董玲看似消瘦却毫不费力地对徐云风使用了反剪刀手,轻轻松松压制住了对方的手臂。徐云风嘴里又喊又叫还不时哼哼唧唧出宜昌粗话,一旁的王抱阳倒是一回生两回熟地撸对方的衣袖子,施了点小力摄住自家兄弟的手腕关节掀起眼皮对小护士使了个眼神,让对方赶紧上别把徐云风给弄哭了。

 

《Young and painful》

※年龄操作注意

  软乎乎的触感让王抱阳迟疑了一两秒才搂紧怀里的幼童,小小只的徐云风不安分地扭了扭推开紧箍自己的成年人手臂,皱着鼻子用软软的孩童声线凉凉地开口:“给我放开,王八。只是变小只而已,死不了的。”

  王抱阳讪讪地摸了摸鼻尖,含含糊糊嘟囔着“白长这么可爱的脸了,居然还给我嘟着嘴。”紧接着便报复性的掐了把对方的屁股,陡然这么一下的越界行为使得徐云风炸了起来,小小的脚掌一同蹬了王抱阳的小腿骨一记,就像是猛地被抛进水池的猫科动物一般。

  由于身体使然,饶是见多识广的小小当届过阴人,也带着鼻音委屈地哼唧了一声,鼓着脸颊想要挣脱开王抱阳的怀抱。知道动了太岁头上土的王抱阳连忙把对方转了个方向,轻而易举把徐云风抱个满怀,手掌带有节奏一下没一下安抚着。嘴里念叨着什么:“疯子我错啦,你生气的话就咬回来呗。”王抱阳嘴里说着同时还把手臂递到徐云风面前,怎料对方不屑,幼稚地撅着嘴张口就往诡道执掌人颈部咬。

 

IF《宜昌鬼事》是剧组 paro

霸道总裁(......)王抱阳 × 交际困难徐云风

 眼前景象清一色糊成一团,因拍戏需要的美瞳使得眼球酸涩,徐云风快速眨着眼皮让自己适应眼前的困境。是的,大名鼎鼎的一线演员,徐云风低血糖病发。如今他正面如土色的缩在私人休息室一隅,手也使不上力、眼瞳聚不上焦,整一个人便不得陷入“气若游丝,苦不堪言”状态。

 他手臂颤巍巍伸长,故意碰倒几件物品警醒隔壁的谁来帮他一把。徐云风现在那叫一个懊悔,悔自己为了入戏演好“疯子”一角,模仿了剧中角色的心境与状态,背着经纪人不吃饭少睡觉,俨然一副“老子要飞升悟道”的模样过了约摸一周。这倒好了,样子学像到了人也搞垮了,就差真没去见见黄裳,与对方来一圈实打实的麻将。

 胡思乱想之际,徐云风艰难地咽下唾液,为了转移注意力绵涩的舌苔在口腔里转了一圈,胸腔发出像个破旧风箱的呼哧声,一股难以言喻的绝望和窒息感袭上徐云风心头。纵然自己来这么一出,他居然还那么一点心情雀跃此时此刻的自己——能够感同身受剧中“疯子”所体验到的苦楚。尔后,他垂下眼,低低的摇头笑了一声。

 就差没看到走马灯的徐云风被陡然一声撞门吓得回魂,他模糊的感受到对方急急忙忙捞起自己,像是抱小孩似得从腋窝处抱起他。

 你倒是看看气氛啊!虽平日话少,但实际只是不擅长交际的徐云风在心里骂道。

 吓得不轻的王抱阳掐完人中同时捏住对方的下巴,赶忙把脸凑到徐云风面前,贴上对方一张一翕的嘴,把刚吃进嘴里的糖渡给对方,粘糊糊齁到死的糖用舌头给推徐云风嘴里。   

  不知是有意无意,软肉从口腔内退出来后,王抱阳坏心眼地用虎齿咬了下徐云风的下嘴唇,像是为了惩罚徐云风这种没长脑的行为。

“再这样,下次给你喂黑驴蹄子。”

 

FT

王切丝和卫宫疯子真难写(什么鬼


评论(11)
热度(7)
 
©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