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

查看个人介绍

【丐明】生为此行

丐帮×明教

 题目:生为此行

 配对:郭轶×陆隐

 #我们的猫(bei)跑(fang)丢(pao)了#


  难耐的秋老虎过半,当日便淅淅沥沥的一阵过场雨,可谓民间所说的:‘一场秋雨一场寒’。沿途景色万顷烟波、湖内繁复的沙飞船一并被陆隐随意瞟过,一身白色长袍兜帽的明教弟子轻巧地避开巷棚与民居客栈挂有的布幌子,纵身掠过青瓦白墙往偏僻巷道里去。

陆隐顺着一路满是零碎青苔的砖瓦摸到尽头,眼看对方一双靛青色的眼珠子望到极其熟悉的檐顶,脚尖忽地一个施力便毫不费力由窗沿翻进旧舍内。着地同时伸手掀下兜帽抖去身上的水珠,陆隐一气呵成,尔后迅速地眨巴着明亮的眼珠子环视屋内。

 旧舍内摆设简陋,仅有软榻、椅、几、茅草、瓦罐,是不似带人气的住所。

 掐指一算陆隐从隐元会那儿接单外出已有半个月,同样也离开了宅主半月余长。平时职业所迫时常在外风餐露宿,但长袍兜帽的明教弟子自认为他还是有些许喜洁。起初陆隐与郭轶确认关系后,在大漠生活惯的明教弟子也被对方的随性吓得一愣一愣的。

 陆隐初来乍到中原,原先误以为中原人都是这样,直到认识了郭轶身边的人。知道真相后一直信崇明尊的陆隐当场拿出明教教义往对方脸上抽,抽完了还换上弯刀几欲往对方身上戳出几个洞来,一路的闹腾郭轶才为炸毛的猫儿添置家具。

 陆隐用着不大在意的神色撇撇嘴角,自言自语一般嘟哝着:“郭轶人不在?”脱下皮革手套,随手解下绑在腰侧的水囊,陆隐咽着从商贩买来的羊奶茶,对于他来讲这算是一种思乡的行为。

 再说,归属丐帮、嗜酒的郭轶宅内就只有酒水。

 一双猫儿似的靛青眼睛扫过几上,陆隐眼尖地发现黑釉描金的酒盏被倒放,盏口边缘露出一小截红绳——这是丐帮着装护具上系有的。揭开酒盏,里头是系上能有小臂粗的红绳,上头还穿有拇指甲大小的银扣,方形的银扣刻有明教图徽。不言而喻这绳曾是绑在两人猫儿毛茸茸的颈脖上,准确来讲是郭轶死活要抱回来养的猫,如今正主不知去向陆隐便揣兜里收着。

 暖色的夕照在旧舍内打斜晕开,陆隐窝在靠窗一旁的墙隅小憩,绺绺烟灰色的发尾缱绻成一块,额发随着支颐的动作软软地贴服在眼睑上。背光的五官几乎融进阴影内,西域独特的面容才显得不明晰,怀里抱着酒壶从外头回来的郭轶恰好看到这一幕。

 不懂气氛的郭轶先是挑起一边的眉无声笑道,径自屈指弹向陆隐面门。对方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咪,整个人猝然四肢紧绷摸向腰间武器,睁大了靛蓝像是要满溢而出的瞳孔,细细碎碎的夕照像是糅杂于其中。等陆隐看清来人才不咸不淡放轻戒备,差点被一刀毙命的郭轶腾出双手主动地向陆隐靠去,他半抱半搂把人带到软榻上。

 郭轶伸出纹满华美青红兽纹手臂,从背后把陆隐抱个满怀,途中还不忘用掌心抚上对方腰侧,有着一下没一下的磨蹭,等好一阵子才结束单方面求安抚的互动。郭毅把人圈紧一开口就问个没完,就差没打滚撒娇嘤嘤嘤了。

 “媳妇你抛夫弃子外出,你懂我这半月在茅草上的寂寞空虚冷吗!?”

 陆隐轻描淡写应了声,从兜内翻出红绳,眯细半透明的眼珠子反问道:“那儿呢?”

 被问话的丐帮弟子不禁哑然,随即连忙起身却又被一把拉住后瞅了瞅对方的脸色。“毛球被我扔了。那小猫崽这么亲你,自古哪有儿跟着娘混的道理,当然是扔出去历练历练。”郭轶不可见地皱皱眉头,一副我这是为它好的神情摆摆手。

 “抱回来换我养,你们中原人还真是薄情啧啧。”

 末了陆隐反手给了郭轶一击肘击。

 

 #文化差异#

 “话说你们中原人喝酒怎么都是喝十斤漏五斤,嘴跟漏勺似的。”

 “…………媳妇你听我解释。”

 

FT

取名字也是一门体力活。喝酒喝十斤漏五斤的梗是跟室友看新天龙八部吐槽而get到的梗


评论(2)
热度(7)
 
©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